次和尔乃_

将近两个月前的,已经删掉了……突然想起来这个。
那时候大概没人看出来是梦见草吧😂
现在看看的确bug好多文笔好槽……
虽然os角色总司,pv也端倪重重,也有了想象和心理准备——但是猜想和坐实了果然还是不一样的。
梦见草你可以。

【春始】隣(上)

♠bug有
♠OOC有
♠非常短
♠改编






       “扣好了!……唉,究竟是谁提出要兜风的啊……”
  

       给从出门到现在一直没睁开眼的始系好安全带,我从另一边绕到驾驶座,发动了车。
  车子驶出车库,突然亮起的光线让我不自觉眯起了眼。 无意的侧目间,阳光透过玻璃,倾泻而下。始的睡颜完美地呈现在我面前。他的嘴角带着些笑意,睫毛上跳跃着金色的光。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我的目光——始睁开了眼,盯着我的眼神直白地表达了他的不快。
  “始?怎么了?”我佯作镇定地看着前方的路。
  “……”始一声不吭地盯着我,大概有半个世纪那么漫长,让我几乎觉得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接着始一把拨下他上方的遮阳板,隐约轻哼了声,又陷入了梦乡。
  
  
  一切起源于十几小时前。
       昨晚刚背完台本的我被突然出现的始吓了一跳。他白了我一眼,不知从哪拿来一本杂志,指着其中一面的景点介绍说想去看看。
  “就明天。” 这么轻描淡写又不容置疑道。
  说不惊讶是骗人的。 仅一天的OFF时间,始不是会突然心血来潮地提出旅游——即使是开车,路途上也要花费不少时间——的人。虽然心存疑虑,但是看到始的眼中显而易见的得意—— 我还是不要扫国王大人的兴了。
  并且,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只有两个人的出行”——仅凭这个名号,就令我也添了不少别样的期待。
  
 
  于是,几小时前,我起了个大早准备就绪后,才发现始还没起床。
       不,是始果然还没起床。
  明明假期只有一天……我苦笑着。
       花了半小时才让国王大人一脸阴沉地从床上坐起来。回想起早晨的经历,我叹口气之余又笑了起来。
       始已经在一旁睡熟了。
  我把车窗摇上去,隔绝了风声。瞬时车内只有发动机低沉的声音和始绵长的呼吸声。

  原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醒着的路途会很单调,甚至于乏味。未曾料到,在我恍惚间,路程已过大半。
  也许是带着期待——久违的独处时间。我也隐约猜测到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当然,即使如此这时的我也没有完全料到这是份这样的“惊喜”。
  然,终究的原因,还是在于我身边的人——因为他的存在。
  心中盈跃欢欣。
  

       听到身边悉悉索索的声音,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边。始好像刚刚醒来,眼神还有些迷蒙,却在发现我注意到他时迅速地收起了手里的手机。
  “始?醒了吗,行程已经超过一半了哦?”
  “……嗯。”漫不经心的应答。
       “刚刚始是在……”呀,我家的国王大人在用威胁的眼神看我呢……为了能活着到达目的地,我适时闭上了嘴。
       “……你笑得太恶心了。”始转向窗外。
       “‘恶心’什么的,始一醒就这么严厉啊,”我苦笑,“啊哈哈,不过即使这样,始还是拍——冷,冷静一点!我还在开车哦?始?!”
  
      



后篇
http://umikaze.lofter.com/post/1d759e_cad1a63
和瑶瑶一起的
非常荣幸☆-(ゝω・)v

Wonderful opportunity!!
趁葵没有看着我……
就这样……对,悄悄地……
只是一点点零食,不会胖的,不会的。
最后一……嗯?不,不,葵,只是补充多余的能量。……啊不对,不是多余的,必要的哦!诶等等……冰箱里没有草莓牛奶,真的!

我之前写的都是什么玩意。
我还能写成些什么玩意。
重新开始,好好做人。

把之前几篇删了,剩下的……看心情[。

反正也没人看我就随便发发……。

【新葵】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短篇
没更完
腐向恋人前提(大概?










Answer
「葵。」
「?」
「你想要男孩还是女……疼疼疼耳朵要掉了」

Blind
「咚咚」
「请进。」
「我进来了。」新带上门,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看着葵故作镇定地朝门的方向望去,沉静的水蓝色瞳孔如同一潭死水。
他握紧了葵的手。

Compensate
「隼桑的主意?」新打量着葵,露出玩味的笑。
「也,也不是……」葵扯了扯百褶裙的裙摆,视线转向一边「啊,因为,无理取闹地赌气说了很过分的话…嗯…我…那个……唔?!」
被拥入怀中。

Dalay
「迟到半小时。」奏推了推眼镜,温和地笑着。
「真的非常抱歉!」新老老实实道歉。
「那,葵君呢?」
「……」沉默了下「葵的行程,可能要取消了。」

Envy
给沙发上的始和黑田梳毛回来的王子发现了头发乱糟糟面无表情的卯月新。

Fact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草莓牛奶先动手的。」

Genius
「哔哔」
「右边四十五度角……」
「哔哔」
「欸,窗台那边吗」
「哔哔」
「向上三十七度……」
卯月新惊恐地看着王子轻而易举地找到藏匿起来的最后一盒草莓牛奶。

Homeless
「他怎么了?」阳奇怪地看着坐在门外的新。
「啊,大概是因为,我把新『放黑田进春桑的阳台』,以及『让黑田掉进了运送番茄的车厢里』……这两件事【不小心】透露出去了」葵收拾着狼藉的宿舍,爽朗地笑着。
阳一瞬间被kirakira~ 闪瞎了眼。



生日前真是个flag……能更一点是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