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和尔乃_

将近两个月前的,已经删掉了……突然想起来这个。
那时候大概没人看出来是梦见草吧😂
现在看看的确bug好多文笔好槽……
虽然os角色总司,pv也端倪重重,也有了想象和心理准备——但是猜想和坐实了果然还是不一样的。
梦见草你可以。

【春始】隣(上)

♠bug有
♠OOC有
♠非常短
♠改编






       “扣好了!……唉,究竟是谁提出要兜风的啊……”
  

       给从出门到现在一直没睁开眼的始系好安全带,我从另一边绕到驾驶座,发动了车。
  车子驶出车库,突然亮起的光线让我不自觉眯起了眼。 无意的侧目间,阳光透过玻璃,倾泻而下。始的睡颜完美地呈现在我面前。他的嘴角带着些笑意,睫毛上跳跃着金色的光。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我的目光——始睁开了眼,盯着我的眼神直白地表达了他的不快。
  “始?怎么了?”我佯作镇定地看着前方的路。
  “……”始一声不吭地盯着我,大概有半个世纪那么漫长,让我几乎觉得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接着始一把拨下他上方的遮阳板,隐约轻哼了声,又陷入了梦乡。
  
  
  一切起源于十几小时前。
       昨晚刚背完台本的我被突然出现的始吓了一跳。他白了我一眼,不知从哪拿来一本杂志,指着其中一面的景点介绍说想去看看。
  “就明天。” 这么轻描淡写又不容置疑道。
  说不惊讶是骗人的。 仅一天的OFF时间,始不是会突然心血来潮地提出旅游——即使是开车,路途上也要花费不少时间——的人。虽然心存疑虑,但是看到始的眼中显而易见的得意—— 我还是不要扫国王大人的兴了。
  并且,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只有两个人的出行”——仅凭这个名号,就令我也添了不少别样的期待。
  
 
  于是,几小时前,我起了个大早准备就绪后,才发现始还没起床。
       不,是始果然还没起床。
  明明假期只有一天……我苦笑着。
       花了半小时才让国王大人一脸阴沉地从床上坐起来。回想起早晨的经历,我叹口气之余又笑了起来。
       始已经在一旁睡熟了。
  我把车窗摇上去,隔绝了风声。瞬时车内只有发动机低沉的声音和始绵长的呼吸声。

  原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醒着的路途会很单调,甚至于乏味。未曾料到,在我恍惚间,路程已过大半。
  也许是带着期待——久违的独处时间。我也隐约猜测到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当然,即使如此这时的我也没有完全料到这是份这样的“惊喜”。
  然,终究的原因,还是在于我身边的人——因为他的存在。
  心中盈跃欢欣。
  

       听到身边悉悉索索的声音,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边。始好像刚刚醒来,眼神还有些迷蒙,却在发现我注意到他时迅速地收起了手里的手机。
  “始?醒了吗,行程已经超过一半了哦?”
  “……嗯。”漫不经心的应答。
       “刚刚始是在……”呀,我家的国王大人在用威胁的眼神看我呢……为了能活着到达目的地,我适时闭上了嘴。
       “……你笑得太恶心了。”始转向窗外。
       “‘恶心’什么的,始一醒就这么严厉啊,”我苦笑,“啊哈哈,不过即使这样,始还是拍——冷,冷静一点!我还在开车哦?始?!”
  
      



后篇
http://umikaze.lofter.com/post/1d759e_cad1a63
和瑶瑶一起的
非常荣幸☆-(ゝω・)v

Wonderful opportunity!!
趁葵没有看着我……
就这样……对,悄悄地……
只是一点点零食,不会胖的,不会的。
最后一……嗯?不,不,葵,只是补充多余的能量。……啊不对,不是多余的,必要的哦!诶等等……冰箱里没有草莓牛奶,真的!

我之前写的都是什么玩意。
我还能写成些什么玩意。
重新开始,好好做人。

把之前几篇删了,剩下的……看心情[。

反正也没人看我就随便发发……。

【新葵】一个恍惚的故事

预警:
  私设 。
  ooc严重。
  文笔很渣。
  情节很扯。
  
  
  
   “咕咚,咕咚,咕咚……哈啊——”
  皐月葵看着面前的人扔掉利乐枕,伸手去拿下一盒时眼疾手快地制止了他。
  “那个,卯月君……”面对着那双淡漠的瞳和那张清清楚楚写着“干嘛”两个大字的脸,葵不禁苦笑起来,“你已经喝了十盒了……”
  眼前的小孩显然完全没在意,“啪”地插进吸管,顺手把口袋里的钱塞给他。
  “不是钱的问题啦……”葵叹了口气,把钱放回去揉了揉他的脑袋。
  
  
  皐月葵,20岁,在读大学生。从小kirakira技能满点的他成长于爱慕与崇拜的光环下。帅气温柔爽朗聪明能干和善文雅……父亲是宠物医院的院长,也能算上多金。在皐月葵迄今为止宛若玛丽苏一般的偶像剧人生里,仿佛就差一个漂亮可爱善良自尊大方秀雅……的女孩子的出现,从此成就一段王子与灰姑娘或王子公主的佳话。而这一切在一天夜晚,一个软乎乎的黑发小男孩在葵回家路上拽着他的衣角,睁着汪汪的眼睛叫他“爸爸”,引来路人惊疑的注目礼时,改变了。
  “所以说……卯月君?”葵第十六次劝说道:“我不是你的父亲啦……卯月君是迷路找不到家人还是自己离家出走……了?”
  自从简短地介绍自己叫「卯月新」后就一言不发的男孩看了看葵,第十六次保持了沉默。
  “还是不说话啊……我把卯月君送到警局可以吗?就能找到家人了哦?”一心认为新是走丢了的葵,拉起了他的手往外走,却没想到看似娇弱的小孩子有那么大的力气,拽着葵的手让他寸步难行。
  “……嗯?”似乎看到新动了动唇,葵弯下腰凑过去。
  “就一天,让我待在这里一天就好。”祈求的语气。
  皐月葵看着那张面无表情眼睛里却写着「拜托了」的脸,没办法地笑起来点了点头。
  
  
  之后这个小孩子就一直待了一个月。
  

  
  刚开始还会说“很疲惫还没有休息好”“啊头有点晕没办法好好回家”“回去也是孤身一人所以葵陪陪我好不好……”,配上可怜兮兮的脸和柔软的拥抱,效果奇佳地让葵一次又一次留下了他。后来干脆就“昨天的蛋糕太好吃了所以不想回”“今天的天气太好了所以不能回”“哇电视上那个姐姐好漂亮哦不要回”“冰箱里草莓牛奶不够了,不回”……
  等葵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照顾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一个月。期间心中并非没有疑虑和困惑,以及担心这孩子的家人找不到他该有多难过。但在新强势地阻止和一副老实的样子交代道“我其实没有家也没有亲人”下,葵鬼使神差地把他留了下来。
  “没有亲人……卯月君的钱是哪来的?”葵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触到新的痛处。
  新眨眨眼,反应平淡道:“好心人给我的。”后就闭口不言。于是这件事就算翻篇了。
  好在葵在校外租住,新虽然会耍赖但也算乖。白天上课时让他留在家。新白天时似乎一直在睡觉,结束课程后的葵总能在沙发上,桌下,书柜底层(……)找到睡得正香的新。
  ——甚至还会吐泡泡。
  葵偷笑着拍下来新的睡颜,下一秒手腕却被抓住。
  “……新?!你醒了?”
  新半睁开眼点点头,坐起身在葵脸颊落上一吻。
  “欢迎回来。”
  
  ……所以说,这种事到底是谁教给这孩子的啊?!
   皐月葵第无数次在心中吐槽,脸上泛起不易觉察的红晕。
  


  
  快到时间了。
  新望着渐渐暗下的天色,定了定神。
  最近葵傍晚时才会回来,有几天甚至已经天黑。
  随着时间的迫近,他心里也有隐约的不安。
  夜幕低垂,透过落地窗看到的皎月似是有丝血色,新的眸光微沉。
  体内的每一滴血液都躁动着,新咬着牙,伸出的犬齿刺破了下唇。他喝下一只小管中的血液,下一秒玻璃管“啪”得摔碎在月光下。
  
  
  “新,抱歉回来晚了……唔啊!”葵刚打开门,就被一道身影扑到在地,惊呼刚出口便被大力地捂住嘴。他睁大眼看着压制着自己的陌生男子,没等反应过来脖子传来的刺痛让他顿然一颤。
  吸,吸血鬼……?
  这个念头在葵心里不断膨胀,回答它的是肩膀被压的痛楚和男子伏在自己颈上吸血的“咕咚”声,和新喝草莓牛奶的声音一样。
  

  ——和新和草莓牛奶的声音一样。
  

  葵的脑内轰然炸开,借着月光勉强能看到男子的轮廓。
  ——最有说服力的是草莓牛奶的味道。
  新是……吸血鬼……?
  葵感到自己的意识在渐渐涣散,出于恐惧泪水从眼眶滑出,划过太阳穴。他的头向另一边偏,眉心紧锁,全身都在颤抖,脸色也愈渐苍白得吓人。
  绕是如此,他还是伸出颤抖的手臂,用最大的力气抱住了新。
  

  
  ……新的话,吃掉我也没关系哦。
  
  
  

  葵醒来时在床上,身边躺着那个一夜间变成少年的人。似乎被他扭头的动作惊扰,新很快睁开了眼。
  葵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一时语塞。
  “已经吊过营养水了。”最先开口的是新。
  “……嗯。” 葵无意识地移开目光。
  “我叫卯月新,血族。”新拥住葵的瞬间感受到他一颤,“……今天200岁。”
  “本来靠我自己就可以撑过的,没想到溢出的力量爆发了。”
  “……伤害了葵,对不起。”
  “你在听吗?”
  缩成一团的葵幅度很轻地点点头。
  “一定要留在葵身边的原因是……”
  
  
  “我喜欢葵。”
  
  

  葵的体力尚未恢复,不久又沉沉睡去。
  新拿着菜谱,在厨房倒腾半饷,第五次面无表情地把盘子里或碳焦或煮糊的东西丢进垃圾桶。
  现在是傍晚,窗外有热烈的霞云,让城市看起来温暖了许多。床头被半杯水压着的纸笺角在微凉的风中上下闪动,发出细微的声音。
  仿佛每天都是好天气。
  
  END
  
  
  
  
  
  
  给尤的贺文,十五岁生日快乐啊。总算有四五天和我一样大了w 。
  你要的一人幼年,时间太紧(主要我懒)就缩成这样了。
  别说剧情bug文笔了,我都没眼看。(举枪自杀.jpg
  我是不会写阳尤的,哼。
  
  

      (心虚地带tag)
  
  
  

【新葵】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短篇
没更完
腐向恋人前提(大概?










Answer
「葵。」
「?」
「你想要男孩还是女……疼疼疼耳朵要掉了」

Blind
「咚咚」
「请进。」
「我进来了。」新带上门,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看着葵故作镇定地朝门的方向望去,沉静的水蓝色瞳孔如同一潭死水。
他握紧了葵的手。

Compensate
「隼桑的主意?」新打量着葵,露出玩味的笑。
「也,也不是……」葵扯了扯百褶裙的裙摆,视线转向一边「啊,因为,无理取闹地赌气说了很过分的话…嗯…我…那个……唔?!」
被拥入怀中。

Dalay
「迟到半小时。」奏推了推眼镜,温和地笑着。
「真的非常抱歉!」新老老实实道歉。
「那,葵君呢?」
「……」沉默了下「葵的行程,可能要取消了。」

Envy
给沙发上的始和黑田梳毛回来的王子发现了头发乱糟糟面无表情的卯月新。

Fact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草莓牛奶先动手的。」

Genius
「哔哔」
「右边四十五度角……」
「哔哔」
「欸,窗台那边吗」
「哔哔」
「向上三十七度……」
卯月新惊恐地看着王子轻而易举地找到藏匿起来的最后一盒草莓牛奶。

Homeless
「他怎么了?」阳奇怪地看着坐在门外的新。
「啊,大概是因为,我把新『放黑田进春桑的阳台』,以及『让黑田掉进了运送番茄的车厢里』……这两件事【不小心】透露出去了」葵收拾着狼藉的宿舍,爽朗地笑着。
阳一瞬间被kirakira~ 闪瞎了眼。



生日前真是个flag……能更一点是一点.